1810535170  


前幾天從中壢跑到陽明山,參加朋友的生日party

從中壢出發時下著大雨,從火車轉捷運再轉計程車後,已經過了平常傍晚用餐的時間;陽明山上寒徹骨的低溫,讓我想起了一些關於台北的往事

因為身分證上的註記,我知道我的出生地是在台北市

國小三年級在台北生活的記憶,除了平常上下學必經的路途,最遠也只到校外教學的動物園

我之所以會記住動物園,是因為捷運的關係

當時捷運剛開通,其實我對捷運沒有留下太多的印象,後來從張曼娟的書上讀到了捷運的記憶,原來曾經未開通前的捷運像是城市的廢鐵,留給了無數情侶緩慢的記憶

後來捷運開通了更多條路線,台北人的生活更加忙碌的同時,我和家人一同離開了台北,說了這麼多場景要拉回陽明山

第一次站上陽明山的山腰,霧氣並沒有遮掩太多視線

101北車和東區都和印象中的不一樣,就如同不是所有外國人都會和在波特蘭遇到的陌生人一樣親切,這是一個特別的夜晚

對我來說:特別的事物必須涵蓋著一定的熟悉感

因為要參加熟悉的朋友的派對、而來到陌生的餐桌上,也因為陌生的餐桌、聽到了許多熟悉的消息

未經一番寒徹骨,焉得美景盡眼前,今天就暫時忘記堆積如山的作業和考試吧!

Mark Wester 

2013/11/21

延伸閱讀

忘記重要朋友的事情永遠有補償的方法!

 

張大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