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0541042-Youth Symposium  

大學的時候,有一門課叫做專題討論,歷經了做實驗、處理資料、讀論文後,還要生出一本論文和報告的簡報

這門課明明只有一學分,卻花你一個學期時間

簡報做出來後,通常離上台報告也只剩一個禮拜的時間

在這段時間中整組組員,還要飽受怕被釘在台上的惡夢,將簡報和補充資料蒐集到盡善盡美

當時我以為被釘在台上就是惡夢!想不到上了研究所後,才知道大學的專題討論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

直到我參加過人生的第一場研討會後,我才知道大學的專題討論,是一場學生跟教授四對一用「中文」的戰爭,教授用中文把你們釘在台上算客氣了

用英文問一個你連題目都聽不懂的問題,還要你一個人回答出來才是惡夢中的惡夢

大舜還看過一個很可憐的日本學生,好不容易用事先準備好的大抄,一字不漏地唸完了英文稿後,之後一個日本教授迅速的提了三個問題

這三個問題不用說日本學生聽不懂,連旁邊的台灣教授都在旁邊用台語偷偷說:

「那五摳玲ㄟ聽屋」←怎麼可能會聽得懂的意思

之後主持人為了要救這個可憐的日本學生,很熱心的跳出來請提問的教授把問題講慢一點,後來這個日本教授更妙

他真的一個英文字、一個英文字慢慢講,比照大舜對美國一年級小朋友對話的速度,慢慢講完之前問的三個問題後……

學生還是一臉茫然,這時候教授說了一句大家的心聲:

馬喜聽謀!←還是聽不懂的意思

我忘記後來這個尷尬到不行的局面,最後怎麼被主持人化解掉的

這個可憐的日本學生有沒有在上面的照片?其實我也忘了

但我相信這個經驗一定會造成日本學生很大的陰影,如果他聽得懂台語的話,陰影肯定更大!



延伸閱讀

研究人生之:Institute new semester


張大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