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看了周刊後的文章,名為香菱學詩

很喜歡林黛玉教香菱寫詩的態度,平仄可以不注意、切忌無病呻吟;在無名仍熱絡的時代,有著少年維特煩惱的我們也曾喜歡寫詩

有時改編歌詞、有時參考古書

渡頭餘落日,墟里上孤煙,這類少年阿舜讀不透的詩,走過研究所的渡頭,依稀看到了孤煙(最後發現自己還是沒頓悟)

 

1155502929

張大舜




延伸閱讀

研究人生之:半澤直舜

 

研究人生之:那些旅行教我的事

張大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